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对教师职称改革的几点思考

[   河南省教育网   ] 作者:
谢明理
2015-09-08 15:21:39 |
  日前,国家出台教师职称改革政策,决定全面推开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建立统一的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教师职称统一为初级、中级、高级,设置正高级职称,并淡化论文、学历色彩,同时强调教师教学实践能力、职称政策倾斜农村教师和同行专家参与评审。在全国第31个教师节前夕,这一消息在全国广大教师队伍中不胫而走,并引起电视、广播、网站等媒体的广泛热议。
 
  关于这次教师职称改革的热门话题,也使我回想起过去教师职称尤其是高级教师职称评定工作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我也为过去教师职称评审发点“牢骚”。
 
  一是高级教师职称指标过少并且分配不均衡,一个拥有几百名教师的乡镇单位,每年少者有十几号多者有几十号符合申报条件的教师都在排着长队等着晋升高级职称,但是指标只有那么一两个,出现“僧多粥少”的严重局面。这些少而又少的高级指标还被有些单位的领导占有,普通教师根本没有申报资格,或者是多少年都不能取得申报资格,甚至导致倒卖指标的情况发生。有些单位高级教师人数达到了规定数量,符合条件的教师再多也不给你分配名额。有些领导在小学工作,没有资格申报高级职称,他就选定一所中学并以该中学的名义弄虚作假进行申报。指标分配不均,县域高中多,乡镇学校少,这是脱离实际的职称名额分配。为了保证指标分配的“公正性”,大部分单位都制定了“教师职称申报条件积分量化方案”,把符合申报资格的教师的学历、教龄、年龄、教学成绩以及获得的各种证书进行量化积分,最后根据量化总分排序,按照分配的指标数量取量化积分较高的前若干名教师参与职称申报,这种做法相对基本体现了教师职称指标的公平分配,具有进步性,但是积分量化也使教师不自觉地产生了斤斤计较、伸手要荣誉以及弄虚作假的思想和做法,这不利于师德的培养。
 
  二是多年来教师职称评定出现“暗箱操作”的乱象,拿到申报资格并完成申报以后的教师,他们要低三下四托关系找人打点、请客吃饭送钱以求通过评审。前几年通常要花上几千元,这些年恐怕要花上万元、一万多元才能够获得评审,这几年的“行情”不得而知了。申报需要花钱,找关系需要花钱,打探说课答辩题目需要花钱,哪个环节都离不开花钱。哪怕你的证件是假的,业绩是假的,只要花够了钱,找对了关系,就能顺利通过评审;即使你能力再超强,条件再优秀,想不花钱就通过评审的只能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花钱通过评审的已经够幸运了,还有的花了钱,但是花钱不到位未能通过评审,花了大钱但没有找对关系致使2年3年甚至多年都未能通过评审并且已经放弃的大有人在,他们在职称评定中屡战屡败,深感没面子,低人一等,深感揪心闹心累心灰心焦心。“暗箱操作”式的职称评审不能真实反映教师的教学水平,并且严重伤害了这些教师的自尊心,挫伤了他们的积极性,泯灭了教师的人格,丧失了教师职称评审工作的公平原则。职称评审与金钱利益这个灰色链条严重捆绑,滋生了教师职称评审工作中的腐败,培育了拉关系、走后门的温床。
 
  近日,在工作的闲暇之余浏览网页,看到不少关于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的讨论。有一位教师4年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向记者吐槽:“晋升职称回回被退,抛家舍业愧对长辈,囊中羞涩见人惭愧,青春年华如此狼狈”,真实反映了教师在职称评审中表现出来的尴尬、无奈、焦虑、纠结和郁闷。
 
  三是有些教师一旦评上高级职称便退居教学一线,学校的教学工作不再与他们发生任何关系,他们所履行的岗位职责远远没有中级甚至初级职称的任务重;评上高级教师后,就可以不参与继续教育学习了,不参加业务进修了,不参加各种培训。
 
  四是业绩条件误导了教师的工作方向,职称评审中的业绩条件规定什么我就努力准备什么,与此无关的各种教学活动不愿意参与,导致学校工作不能顺利开展。再就是参加职称评定需要提交的材料过多,不仅增加了教师负担,而且无助于教师专业能力和教育质量的提升。
 
  五业绩条件过分强调论文(申报高级的,论文要在CN刊物上发表)、学历 ,致使出现用钱买论文、买文凭、买荣誉的现象发生,这些论文、证书、文凭“注水”现象严重,没有含金量,假论文、假文凭、假荣誉、假教案(不在一线教书便借用他人教案)严重扰乱了职称评审秩序,破坏了职称评审的公正与公平,掩盖了具有真本事、高水平的教师的能力。
 
  六是高级职称评审中的说课、上课、答辩环节中的题目是随机抽取的,教科书内容那么多,答辩题范围那么大,应对抽取考察题目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即使平时课教得再好、准备得再充分也有可能会出现砸锅现象,因此不能反映教师的真实教学水平和教学能力。
 
  七是对于年龄大的教师和县级城区教师,门槛显得过高。说实在的,有些年龄大的教师,他们的教学能力、教学方法跟不上新时期教学改革的形势,想叫他们拿到县级优质课证书确实太难,有很多老教师在教育上干了30多年、40多年,快要退休了,到现在还是中级职称,跳起来也摘不着桃子,他们干脆放弃了,于是乎深感教师职业发展空间狭窄。晋升高级职称使他们望尘莫及,也成为他们的心病,心理严重失落;对于县级城区教师来说,晋升高级教师职称,需要省辖市(地级市)级以上的优质课证书以及其他奖励证书,想拿到郑州市级证书也是不容易的,问题还是各种奖励分配指标太少,想拿到证书只能是一种奢望。比如郑州市级优秀教师,对于一个单位来说每年只有1个,都想拿到这个指标,往往搞得领导与教师之间、教师与教师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冲突不断,矛盾重重,出现很多不和谐现象。
 
  八是由于职称指标分配不公,职称多次不能顺利通过,致使这些教师中的一部分人心理极为不平衡。因此导致职称评审的投诉频频发生,严重影响了教育内部的团结及和谐校园的构建。
 
  九是职称与工资挂钩,并且不同级别的工资悬殊过大,以高级教师为例,在同一年龄段、教龄大致相当的教师中,取得高级教师和未取得高级教师的工资相差基本在500元、600元以上,再过若干年,估计差距会更大,在退休工资里会体现得更加明显,这样造成教师名誉和收入不公。
 
  教师这个职业本来就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为了晋升职称,他们不得不整天想着发论文、弄证书、找关系,使得他们活得太累,活得太难。试想,他们整天被职称晋升问题所困扰,哪还有心思做教学?哪还有精力搞工作?所以,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要以有利于老师将更多的精力和心思用在教学和师德上为初衷。
 
  上述职称评定中的乱象,不仅伤害了教师个人,而且伤害了整体教师队伍,被一大部分教师所诟病。在这样的恶性竞争环境中,教师普遍表现得颓丧而猥琐,工作积极性不高,缺乏知识分子应有的人格和气质,对教育的发展极为不利。
 
  因此,我认为:一要进一步完善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制度,要大胆授权,将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权利下放到基层学校,把对教师工作业绩的评价权交给学校,因为这次职称改革强调教师的教学实践能力,基层学校最了解教师的实际能力了。职称评审由学校推荐并逐级上报,省市级教育部门和职称部门只起监督作用,只负责确认和颁发职称证书,这该不会影响职称评审工作的权威性吧。二是中心校、教育局、教育厅这些教育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是被职称遗忘的人群,他们当中有些也是教师身份,也应该有职称,他们的职称评审也应该予以关注,教学是一种需要,管理也是一种需要。再说他们如果一旦拥有了职称,教师职称指标就不会被垄断。三是要落实教师职称与职称脱钩政策。职称与工资挂钩原本是正向的支持和鼓励,但是不脱钩,可能出现“多劳少得,少劳多得”的情况,导致了很多不公平的现象发生,听说有些地方连取暖费都有区别。早在10几年前就听说教师职称要与工资脱钩,为什么时至今日不仅没有脱钩,而且职称工资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呢?教师职称即使不与职称脱钩,至少也要调整职称工资结构和比例,尽可能缩小不同级别职称之间的工资差距,因为职称高低决定教师的待遇。
 
  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无疑是一个特大的好消息,但是如果以上的种种乱象得不到彻底解决,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效果将会大打折扣。因此,国家教育部门应该深入研究职称评审中的各种问题,有必要重新审视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的合理性,并进行适当调整。职称制度要符合中国的国情,能够对强化教师的专业技能,推动教师的专业成长,有效治理教师职业倦怠,促进教育事业持续发展起到良好地促进作用。要能够给广大教师一个合理的晋升与发展空间,尊重教师的职业尊严,满足教师职业成就感,更好发挥教师职称制度的激励作用,以便使教师心情舒畅地投入到本职工作中去。
 
  中小学教师可以晋升正高级教师,这样打通了教师成长的“天花板”,以后的中小学教师将可比肩大学教授。但是切莫让正高级职称仍然成为某些领导的专利和独有以至于让他们独享高薪!切莫让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成为教师的一场空欢喜!不要让这次中小学教师改革成为“换汤不换药”的瞎折腾,以至于再一次冷了教师的敬业心肠!

责任编辑:lpy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