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发展“网游陪玩”需警惕“黄”“赌”之害

[   新华网   ] 作者:
2020-08-05 15:52:29 |

 
  “既能玩游戏,又能赚到钱,还能交朋友,以后还可能当工作。”哈尔滨某大学会计专业的大三学生小杨告诉记者,她和几个朋友近来正从事“网游陪玩”,有不少同学投身其中。
 
  日前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发文表示,支持线上多样化社交有序发展,引导线上服务新方式规范健康发展。据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数据,未来5年,我国电子竞技员岗位需求将达200万。专家认为,受此影响,与之相关的“网游陪玩”产业规模可能快速扩大。记者发现,当前“陪玩者”与消费者大都是年轻人,相关岗位主要通过网络平台发布成交,但部分平台存在涉黄、涉赌等问题。
 
  消费者:或为“玩”或为“陪”
 
  业内人士介绍,“网游陪玩”是在互联网上为网游玩家提供陪伴游玩服务,并以此获取报酬。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陪玩”产业市场规模已达约4亿元,未来或超百亿元。
 
  据记者了解,当前市场上以“比心”“小鹿”等为代表的网游陪玩平台数量已超百款。陪玩游戏主要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热门手游。“网游陪玩”颇有吸引力,让不少年轻人投身其中。
 
  “收入不错的。”小杨告诉记者,自己在平台上定价为:陪玩1局游戏9元;语音聊天半小时10元。平台抽取总收入的20%,其余归自己。兼职10天,小杨已赚到500多元。记者在多家陪玩平台发现,部分陪玩服务价格高达每局60元。“一般来说,游戏技术越好,收费越高。”小杨说。
 
  4月,比心APP报告称,平台全职陪玩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职平均月收入2929元。
 
  “陪玩门槛低,我们农村学生做起来也方便。”家住贵州兴义的大二学生小乐已兼职陪玩一年多,她告诉记者,目前月收入稳定在千元以上,是她生活费的主要来源。“在老家找兼职,工作难找、又脏又累,工资也不比这多。”
 
  记者测试发现,在平台注册陪玩需上传身份证进行实名验证。记者还发现,一些陪玩平台上有人提供情感咨询、哄睡等非游戏服务。
 
  部分陪玩平台涉黄涉赌
 
  “网游陪玩”人气高、潜力大,但其中问题不容忽视。记者在部分陪玩APP上发现,其名为“交友”“情感”等版块涉嫌色情交易等违法行为。
 
  在某陪玩APP“情感”版块中的虚拟房间里,记者见到其中有主持人和8名嘉宾。嘉宾中7名是被称为“美女嘉宾”的注册“陪玩师”,另一名则为“老板”。消费者可以通过刷够一定金额礼物成为“老板”,之后有权在听完“美女嘉宾”的自我介绍后,任意挑选一位进行私聊。
 
  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慑于监管压力,相关违法交易往往通过“暗语”进行。记者以“老板”身份发布“暗语”后,即有人通过平台私聊向记者表示可提供色情服务。记者在对方发来的价目表上看到,涉及裸聊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价格在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还有人引诱记者进行线下违法交易。
 
  记者还发现,此类情况在多款陪玩APP上存在,违法交易“暗语”也可通用。
 
  “千万别碰‘开礼盒’,平台就靠这个赚钱,我亏了30多万”“听说能兑现金,我用家里给的16000元学费参加‘刀锋电竞’陪玩平台抽奖,全亏完了也没中奖”……多名玩家反映,部分平台的“网络抽奖”或涉嫌“网络赌博”。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怀胜认为,此类行为涉及金额巨大,已明显超出正常娱乐范畴,涉嫌网络赌博。如证实相关活动由网络平台组织或平台明知并允许他人组织,平台则可能承担组织赌博的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雅慧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