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艺考分数权重低,监考就该如此懈怠吗

[   钱江晚报   ] 作者:
熊志
2018-12-18 15:20:23 |
  12月15日有网友发布微博“疑山东编导艺考联考作弊菏泽考区泄题”,引起了广泛关注。经山东省公安和教育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连夜侦查,目前已锁定相关当事人。联合调查组初步认定这是一起考生作弊事件,其他情况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微博网友的爆料显示,15日上午的山东省艺术统考广播电视编导科目,刚开考4分钟试题就已经上网,很快试题标准答案开始在一些QQ群传播。可见组织作弊的效率极高,它为考生抄袭答案提供了充裕的时间,也意味着作弊对最终成绩的加持很大,严重破坏教育公平。
  
  泄题行为刚刚发生时,一些人矛头指向考试的组织者,从“考生作弊”的调查结果来看,这种猜测属于多虑。相对于考试组织者主动泄题而言,考生作弊的恶性程度要低,但其危害同样不可小觑。一方面,真题能在开考后马上传播出来,可见禁止携带通信设备等监督机制流于形式;另一方面高效的作案效率,说明分工配合明确,且背后的利益链牵涉甚广。
  
  艺考虽然不同于高考,但考试内容也构成国家秘密级别。泄露试题,涉嫌组织作弊罪及泄露国家秘密罪,按照《刑法》的标准,可以直接入刑,且最高面临着七年的刑期。今年上半年西安一所美术学校的副校长,正因联系“枪手”替考而获刑一年三个月。
  
  组织作弊入刑,理论上的惩戒威力足够大,只是徒法不足以自行,监管执行层面缺少足够的刚性,导致艺考作弊的新闻几乎每年都会上演,并催生出运作成熟的地下黑色产业链。
  
  即便以此次风波为例,菏泽考区被曝泄题的同时,山东济宁、泰安也有考生反映泄题;而17日网上流传的截图显示,江西编导艺考联考,也被曝疑似出现泄题和作弊的情况。联系过去的诸多案例不难发现,艺考公平的防线被突破,已非一朝一夕。
  
  高考向来被视作最公平的晋升方式,它包含的一层意思就是考试过程的公平,这种公平源于坚守防止作弊的绝对红线。艺考监考、作弊乱象丛生,说到底还是监督懈怠的结果。
  
  比如报道提到,涉事考区的一些考场没有安装信号屏蔽仪,且安检极为松懈,经常出现考生携带手机进场的局面。在山东泰安考区,一名考生作弊被抓后,却再次出现在考场并完成考试。艺考监管的怠慢,极大地稀释了入刑的违法成本,为作弊创造出宽松的空间。
  
  的确,艺考只能决定少数人的命运,而且对这批选择走艺术路线的小众考生而言,艺考分数只占30%的权重,但本质上它仍然是高考晋升体系的一环,考试的公平性,不该被如此大面积地僭越。再者,所谓一分压倒一批人,鉴于考生基数庞大,作弊的危害会被不断放大,说它会直接摧毁部分考生的大学梦,都不算过分。
  
  艺考这种本来基于全面评价人才的录取通道,其初衷是让晋升更公平。尤其是对那些艺考考生来说,文化课的跛足,让他们退而求其次,试图通过艺术类通道晋升,发挥额外的特长。但现实却相当残酷,作弊乱象频仍,让艺考失去了应有的公平,成为少数作弊者的捷径。
  
  所以,鉴于艺考作弊多次上演的事实,对此次泄题风波的反思必须超越个案,既要对作弊行为背后的组织者全面盘查,也该在全国层面树立艺考公平不容任何僭越的绝对权威。不管怎么说,那种认为它只是小范围的考试,无关高考公平大局的思路,必须彻底摒弃。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