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借鉴外省开启“早培”模式 河南距离学科竞赛强省还有多远

[   东方今报   ] 作者:
2019-11-28 10:42:34 |

  一亿人口,为什么竞赛比外省差这么多?
 
  “哪有时间理会外面的议论,圈里都忙着提高竞赛本身。”郑州一中竞赛部主任、数学教练张甲本是竞赛生出身,2000年曾获得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当记者问起外界关于竞赛的争议时,他直接回到竞赛本身,且有些义愤填膺:“河南1亿人口大省,竞赛水平不该比外省差这么多。”
 
  在圈外人眼中,河南的学科竞赛似乎自带光芒。然而,在竞赛圈里的教练们看来,与湖南、湖北、浙江等地相比,河南其实还有不小差距。记者梳理资料发现,据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到2018年,河南总共拿到了48块五大学科竞赛国决金牌,而北京总共拿到了97枚金牌,老牌竞赛强省湖南、浙江、湖北拿到了163枚、155枚、106枚金牌。
 
  在竞赛教练口中,常拿湖南与河南作比较。两者同属中部六省,省会长沙又和郑州一样是新一线城市。记者注意到,2016年至2018年,湖南仅物理一门就拿到56枚金牌,不仅是河南单科的8倍,而且比五大学科金牌总数还多。金宝库告诉记者,在物理学科竞赛中,另一个观察标准是省队名额,取决于各省上一年全国决赛的成绩。今年河南省队是8个名额,而浙江、湖南则分别是36、30个。
 
  不过,河南搞竞赛有弱也有强。比如生物、化学就不弱,在2016年-2018年的48枚金牌中,有25块都是生物金牌,占了一半还多。郑州外国语学校生物竞赛教练邹等告诉记者,河南的生物竞赛排名基本保持在全国前三,如果放眼近五年,河南省共获得国际金牌3枚,国际银牌1枚;全国金牌36枚,银牌10枚,铜牌1枚。
 
  一个竞赛圈中的共识是:如果把五大科加起来,河南的整体实力确实在全国处于中等靠后的水平。“金牌虽不能完全反映问题,但也确实能显示出河南竞赛方面的困扰。”郑州外国语学校竞赛部主任、化学教练徐学文对记者分析称,以化学为例,在2014年以前,河南是绝对的第一梯队,基本上排在全国前三。“从2015年开始,我们的竞赛被迅速反超,现在已经排在十名左右。”他表示,之所以出现回落,不是河南的考生和教练不行,而是另有原因。
 
  起步太晚:
 
  我们刚学高中知识
 
  人家已经在竞赛拿奖
 
  河南的学科竞赛差距在哪?接受记者采访的竞赛教练均认为,竞赛培训起步晚、缺少竞赛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张甲介绍说,湖南有四大竞赛名校:长郡中学、雅礼中学、长沙师大附中、长沙一中,拿数学来说,这些学校基本在初一就开始进行选拔和培养竞赛生。到了初二,竞赛生基本已经把高中知识学完,开始备赛。而河南,到高中才开始有正式的竞赛班。“等上了高一,人家的孩子已经参赛拿奖,而我们高考知识还没讲。能没差距吗?”
 
  记者注意到,长沙新东方一篇对湖南数学竞赛培养机制梳理的文章显示,长郡、雅礼等四大名校均在初中开始就设立内部杯赛,对学生进行竞赛选拔,如长沙师大附中教育集团的攀登杯、长郡中学的澄池杯等。
 
  在化学方面,徐学文告诉记者,有不少省份大概从2010年起采取“早培”等措施,在初中阶段提前布局学科竞赛教育。河南化学竞赛被反超的近几年,恰好是“早培”该出成绩的时候。“当然,我们也不能说百分之百是人家开展早培的原因,但从发展路径来看的确非常吻合。”
 
  邹等表示,生物、化学两门初中开设较晚的学科,“早培”现象和优势暂不突出,但也有一定的趋势。而物理、数学初中甚至小学就有,“早培”的优势比较突出。他认为,让部分学有余力的初三学生从初中的题海中解脱出来,进行更深层的学习和锻炼是有必要的,对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也是有益处的,但前提是必须针对学有余力、具有创新潜质的学生。
 
  湖南当地竞赛教练孙老师则表示,较早开始学科竞赛培训,无论对于坚持还是放弃竞赛的孩子都有好处。“我们一般在初二就会有分流,这样也有助于不适合竞赛的孩子回到正常学习中”。
 
  采访中,张甲、金宝库等“大三甲”竞赛教练均对记者表示,从三所学校来看,分流到非竞赛班的孩子,成绩普遍并不会差。一方面是自主学习能力的养成;另一方面,竞赛生一般在高一结束就学完了竞赛科目的高中全部知识,即使转班也比别的同学少学一门课,用来复习其他科目时间基本够用。
 
  承压之下,他们仍然热爱竞赛
 
  身处竞赛江湖,有不解,有变数,亦有意想不到的冲击。然而,众多竞赛生仍然乐在其中。他们所图的,是高考的一纸通行证,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竞赛,带给一个选手的不仅是升学上的帮助,它让你能够四个半小时望着三道题一无所获而不沮丧失落,让你能够放弃所有假期而不后悔,让你能够不顾别人的反对去投入一件事。目标明确、意志坚定,这些就是竞赛教会我们的东西。”去年的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中,郑州一中的学生常弋阳拿下了金牌,也获得河南唯一一张国家集训队“通行证”,在他看来,如果一个学生因为轻松而要选择竞赛这条路,那么这大可不必。“记得我们学校一位入选生物国家集训队的学姐说过:有些人羡慕我保送了,不用上高三了。可他们不知道,我已经上了两年高三了。”
 
  拿到第50届国际奥林匹克化学竞赛金牌的王晨瑜则回忆说,自己备赛时也曾遇到过波折,但回想起来,那一学期跌跌撞撞的经历或许是高中三年最宝贵的财富。
 
  省实验中学学生、获得物理竞赛全国银牌的张葓森告诉记者,进入竞赛班之前,大家可能或多或少想过高考加分之类的事情,但一旦进入竞赛氛围,这样的事情基本都扔在脑后,全心全意想的都只有竞赛本身。“高一下学期,因为竞赛班的节奏和压力,父母也曾跟我商量过转出竞赛班,因为喜欢竞赛,犹豫之后,我还是拒绝了。”
 
  “大三甲”的教练们则认为,一路走来三十余年,学科竞赛的确起到了选拔突出专才的作用。“深圳一个孩子还在高一的时候就拿到了世界金牌,直接保送北大。这样的孩子,不参加竞赛那不是埋没了么?”金宝库说。
 
  金宝库口中的“一个孩子”指的是深圳中学的杨天骅,在去年结束的第49届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中,年仅16岁、刚上高一的杨天骅拿到了总成绩第一的优异成绩,进入北京大学。记者注意到,来自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官网的信息显示,就在今年3月,杨天骅在该学院第八届“本科生小型科研项目训练与成果展示”决赛中拿到了一等奖。
 
  开始应变:征战竞赛,中原学子值得期待
 
  一面是外省竞争压力,一面是高考通道收紧。双重承压之下,河南的竞赛江湖往何处走?
 
  针对自主招生政策的变化,“大三甲”学校的竞赛教练均表示,会更加注重孩子的全学科教学,但整体变化不大,因为竞赛生本身就是和平行班一样的课程安排。
 
  而面对外省的竞争压力,“大三甲”均早有了危机意识。郑州外国语学校生物竞赛教练邹等认为,学科竞赛是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形式,以后的教学应适时“早培”,从全民竞赛到少数具有创新潜质的学生“精而优”的培养。也有该校物理教练向记者表示,明年会试着借鉴外省培养模式,“要不比不过人家”。不过,该校竞赛部主任徐学文则表示,只有解决了如何通过中考将初高中的竞赛培养衔接起来的问题,开展大规模“早培”才会有真正的大环境。
 
  稳妥者有之,先行者亦有之。郑州一中竞赛部主任张甲告诉记者,在学科竞赛方面,一中正借鉴竞赛强省的培养模式,提前开始培养“苗子”。如今,初中部桐柏一中成立有数学兴趣小组,学有余力的学生也会利用周末来高中部听竞赛课。“我觉得这是个挺好的事,要不你让那些早就学会中学知识的孩子一遍又一遍刷题,把98、99刷到100分,有多大意思?”
 
  他同时透露,这两天,2019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第35届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正在武汉进行,河南省的12名学子正为之奋战。“其中的郭语涵,我从初一就开始带他,初三拿到全国铜牌,高一拿到全国银牌,他也是今年的数学河南省冠军。”
 
  身处竞赛江湖,无论是退赛、参赛还是即将参赛的孩子们,都在书写着自己的命运,也书写着一个又一个江湖传奇。有句话说得好:江湖路虽远,侠者总相逢。隆冬11月,除了正在进行时的数学学科竞赛,11月28日开始的中国化学奥林匹克(决赛)暨冬令营同样令人期待,我们在期待的同时,也祝愿参赛者取得好成绩,祝愿所有人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责任编辑:故城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