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对被遗忘的教授除了感动更应有反思

[   郑州晚报   ] 作者:
  杨兴东
2014-04-09 07:56:58 |

 

  近日,一位老人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车洪才,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播学院特聘教授,编纂的《普什图语汉语词典》将要出版。36年的时间,车洪才最终完成了一项国家任务。然而,除了编纂者,已经没有人还记得有这样一项国家任务了。这项国家任务始于1975年的全国辞书会议;1978年,受命的商务印书馆将它委托给了车洪才,然而直到2012年车洪才将他和张敏共同编纂的200多万字的《普什图语汉语词典》交付商务印书馆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曾经国家还有这样一项工作。

  (4月8日《北京青年报》)

  这是一则科研的励志故事,36年时间,一个生僻的任务。车洪才不以国家的忽视为意,将这项生僻语言的研究任务进行到底,其专注精神,令人钦佩。但钦佩之余,却也有些许后怕。倘若科研者没有这种毅力,这项任务,岂不是要无疾而终?

  普什图语,是阿富汗的官方语言,其使用者分布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西北地区。从现在的国际形势来看,对这项语言的了解和掌握,无疑十分重要,词典的编纂也有助于我们当前的外交工作,继而为此培养相关专业人才。但如果在此前的被遗忘岁月,这个任务的执行者就已无力坚持下去,即使现在我们再度需要这方面的成果,再度给予重视,这一切的研究也只能从头再来。以此而论,被遗忘的教授的这种执着,不仅仅是对科学精神的坚守,亦是一种对国家任务的负责。我们呼吁相关方面对其做出适当的物质鼓励,并希望能以这种现象为镜鉴,反思为什么一项国家任务沦落到了被遗忘的地步。

  从36年前的时代背景来看,这项国家任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论是宣传还是行动上,对这种任务的支持都是有力的。当时被一同纳入国家任务的,有《辞源》等现已家喻户晓的词典。只是,普什图语的使用范围毕竟太少,在形势不那么迫切需要的时候,很容易随着相关负责者的更换而被忽视。更何况,这样一门生僻语言的翻译,短时间难以见成效。当时过境迁,原本被置于重要地位的研究任务,有可能被新的重要任务所取代。国家层面的支持,也会随着这种变化而逐渐减少,甚至于遗忘。因为重要的事情太多太多,短时间难以出成绩的任务,如果没有制度的刚性约束,有谁会刻意关注?

  被遗忘的教授,其被忽视的悲剧,不是个案。纵观执行层面,有太多这样的事情,当时认为很重要,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以此而论,我们需要从这种个案之中,汲取制度性的进步力量。更多的依靠制度的有序,去落实一项项国家安排,而非仅仅把希望寄托于个人的自觉上。教授的行为是崇高的,但扪心自问,我们有多少人能达到他这样的境界?更重要的是,国家任务,显然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领域,它涵盖社会方方面面。难道,对于所有这种需要耗费长时间努力才能有所成绩的国家任务,我们都只能寄希望于执行者的自觉?如何把重视,转化为长久的制度动力,是被遗忘的教授,用36年的坚守给我们上的一堂课,它应该值得相关方面汲取这其中的经验与教训,并对长久性的国家任务做出某种制度安排。

  郑州晚报评论员 杨兴东

 

责任编辑:admin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