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撤点并校”不能以耽误学习为代价

[   大河报   ] 作者:
2015-06-17 07:51:04 |
  近日,伊川县鸦岭乡西窑村多名村民拨打本报热线反映称,两周前,该村一中学被撤点并校,该校百余名学生在当地教育部门及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来到鸦岭乡第一初级中学上学。对此,村民们质疑,撤点并校他们未接到任何通知,突然将学生全部接走;其次临近中考,孩子们到一个新环境,恐对生活学习造成一定影响。仅半个月,就有不少学生返回原校,村民无奈,只能轮流代替老师暂时照看学生。(6月13日《大河报》洛阳新闻)
 
  原本在西窑中学上课的学生,突然被车接走,而且警车护送,如此“高规格”的换校行动,本身就很蹊跷。据多名村民说,接学生时并没有人直接告知要撤点并校,而是说学校房屋是危房,让学生先到另一所学校学习,房屋建好后再将学生送过来。而当地教育局则表示,西窑中学早就没了,该校教师编制都在学生被送到的这所学校里。这种说法上的“打架”,只能够说明校方和当地教育部门在此事上做的工作还不够。
 
  明明是撤销学校,却以欺骗的方式告诉村民是临时借用别的学校上课,这种做法让人疑惑,校方究竟是顾忌什么,才让他们撒了这个谎?当然,如果将“撤点并校”放在现实背景下,确有其合理的一面。首先,现在农村进城打工的群体越来越庞大,其中不乏将子女带进城市接受教育者,人口的单向流动使一些农村学校的学生变少;其次,当下农村的教育资源分布存在一定问题,这致使很多农村孩子不能享受到高质量的基础教育,而“撤点并校”利于集中优势教育资源,提高农村教育水平。
 
  不过任何事情都怕“一刀切”,据悉被撤销的这所学校有168名学生,从人数上看并不少。而且,大部分学生都来自附近村子,学生在这里上学很方便。让其放弃家门口的学校而去乡里读书,这种“舍近求远”意味着家庭教育和家庭温暖被过早剥离。再说,在农村能有这样一所村里的“最高学府”,校园里的琅琅读书声和孩子们的嬉笑声,是一个村庄朝气和活力的象征,同时,学校也是村里的文化中心,学校撤离农村的一个直接后果,将加剧农村文化生态的凋敝与荒漠化。
 
  此外,目前农村空巢现象严重,由于并校后上学的路更远,学生需寄宿等,读书的成本势必增加,这很可能给部分农村家庭造成额外的负担。从被并校后该校学生的反应,我们也能看出,他们很难融入新的环境,而且还出现有的孩子被当地学生殴打的现象。这种变化,对心智日渐成熟的孩子来讲,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可能是无法弥补的。
 
  其实,早在2012年9月,基于“撤点并校”执行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我国就对盲目并校现象进行及时叫停。教育应坚持以学生为本,有些国家,只要能招满几十名学生,就可以开办学校,并可领取国家补贴,这才是真正把学生放在首位。再来看看伊川县这所学校,在接到合校通知的第二天,校方即把168名学生接到另一所学校。这种雷厉风行,其实是独断专行的最好诠释。而这其中,倘若教育工作者稍微考虑一下这168名学生面临新环境的处境,也不会做出如此匆忙的“甩手掌柜”的决定。□谢松波

责任编辑:xwzb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