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特训学校”又逼出人命,谁该反思?

[   燕赵都市报   ] 作者:
胡欣红
2018-10-19 10:40:26 |
  18岁男孩被父母送到戒网瘾学校两天后,突然不治身亡。原来,该“特训学校”曾对男孩实施关禁闭、限制饮食、殴打等极端手段,从而导致悲剧发生。10月15日,合肥中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罗某、张某祥、王某、孙某某、张某出庭受审。(10月17日《合肥晚报》)
  
  18岁男孩因为长时间遭受虐待而殒命,这样的人间悲剧令人痛心不已。但更令公众不解的是,“戒网瘾学校”早已被有关部门明令禁止,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何以还能换个马甲继续作恶?
  
  据调查,罗某于2016年3月14日在合肥市注册成立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2017年5月18日,罗某租赁庐江县白山镇兴岗村新农小学校舍,并以“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的名义对外招生。学校对外宣称可以通过隔离封闭式的成长辅导戒除青少年的网瘾,解决厌学、叛逆等成长问题。
  
  网络成瘾究竟是不是精神疾病,或许还有待商榷探讨。但如何防范化解,显然是一门专业活,绝非根本就不具备戒网瘾的科学知识,由一些乌合之众组成的戒网瘾学校所能承担。这样的学校,有没有经过教育部门的审批?是谁批准成立的?究竟该由谁监管?这些深层次的问题,亟待进一步探究。发现一起才被动处理一起,相关部门的监管缺失难辞其咎。
  
  谴责网戒学校粗暴教育的同时,家长也应该深刻反省。“受害者家属?他们还有另一层身份,杀人犯共犯”。网友的评论虽然有失偏颇,但家长本身确实应该承担责任。谨以18岁男孩受虐待身亡之事为例,“特训学校”与被害人的父母见面并签订《委托协议书》之后,才强行将李某带离。这样的情形,基本上是所有网戒学校的规定动作,难道家长真的毫不知情?明知孩子会受到强制措施,依然将其送入“虎口”,难道不是“共谋犯”?
  
  人生是长跑,考验的是耐力,家长盲目会害了孩子。青少年对游戏感兴趣实属正常,不如给予信任和耐心,过了这个年龄段,兴趣自然会下降。每个时代,孩子都有自己“沉迷”的游戏,为了“游戏”而逃课是不少人脑海里的记忆,作为家长,与其如临大敌,甚至不惜通过特殊机构强行将孩子导入“正轨”,不如学会好好从自身寻找原因,默默关注,善加引导。绝不能一有问题就找机构,推卸自己的教育责任。
  
  当然,一味谴责家长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要想让家长不再病急乱投医,还必须让网瘾少年们得到专业的救助。倘能如此,家长们还会再花费不菲的“学费”给孩子买罪受吗?没有了“市场”,“戒网瘾学校”还能野蛮生长吗?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一些国家对网络依赖现象的干预,或许值得我们借鉴。大体而言,基本上有两类模式:一类是以美国为代表的社区模式,一类是以韩国为代表的国家模式。无论何种模式,干预机构都注重心理辅导,依法进行,不使用暴力。“多办一所学校,就可少建一座监狱”,如果能让那些所谓的“问题少年”有科学规范的救治之处,那更是功德无量。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