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厌学打工”与人生的定型化

[   燕赵都市报   ] 作者:
杨朝清
2018-11-21 15:58:22 |
  近日,安徽省阜南县许堂乡胡寨村三个小女孩离家出走引起广泛关注。在阜阳市汽车南站附近的一个小旅馆内,警方找到了三个孩子。三名离家出走的女孩成绩都不是太好,曾产生厌学的心理,并有外出打工的念头,因此在互相商量之后选择了离家出走。(11月20日《新安晚报》)
  
  在人的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多的风险社会,离家出走的三个小女孩,显然引发了家人和公众的担忧。幸运的是,三位小姑娘毫发无损,让大家松了一口气。然而,面对“厌学想外出打工”,我们却不能进行蜻蜓点水的“浅阅读”;透过这一扇窗户,我们也可以打捞一个群体或者一个阶层生存生态的缩影。
  
  单一的考核评价方式,激烈的教育竞争,让读书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在许多农家子弟看得见的“前台”,返乡打工者衣着光鲜、出手阔绰,一副风光无限的模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不少农家子弟对城市充满了向往与憧憬。殊不知,在那些看不见的幕后,不少打工者的生活并非那么如意。
  
  “厌学想外出打工”的背后,隐伏着农家子弟“辍学—打工—结婚生育—打工”的人生轨迹;出路单一化、人生定型化,似乎成为一些农家子弟的“宿命”。教育这盏希望之灯过早黯淡、熄灭,让一些农家子弟难以实现人生突破和向上的社会流动。对于许多留守儿童而言,父母长时间、经常性地角色缺席,不可避免会对他们的精神世界产生负面影响,厌学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城市聚集着更多的机会和资源,也面临着生活成本更高、竞争压力更大的坚硬现实。对于原生家庭缺乏财富积累和社会资本的农家子弟而言,如果他们既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知识、创新能力等社会资本,就难以过上体面和有尊严的生活,城市融入也会面临着不小的困难与障碍。
  
  通过努力和奋斗来提升文化资本,再让文化资本转化为财富和社会资本,从而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为农家子弟提供了一种人生突破的可能性。一些辍学打工的农家子弟直到历经市场的磨砺与社会的洗礼之后,才明白“教育是最好的投资”:悔之晚矣的“多么痛的领悟”,如何避免出现在更多的农家子弟身上?
  
  面对“厌学想外出打工”,我们不能将“板子”全部打在孩子们身上,却忽视了家庭、学校乃至社会在“培养人,就是培养他对未来的希望”一事上的短板与不足。一个人口不多的小山村,如果每天早上都能听到教室里传出的琅琅读书声,就会给人们传递出向上的信心和希望。只有丰盈乡村教育的内核,守护均衡教育的希望,农家子弟才会多一些“人生出彩”的渠道,才会多一些“跃龙门”的机会,而辍学打工的乡村少年才会越来越少。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