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减负是在制造学渣?落实“减负令” 须抚慰家长焦虑的心

[   东方今报   ] 作者:
2019-10-31 09:13:20 |
  “来啊,一起做学渣啊。”近日,一篇名为《南京家长已疯》的网文刷屏,引发网友热议。在文中,作者声情并茂地“描述”南京正在推进的减负政策的效果:“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不许按成绩分班”“突击检查学校,查看学生书包里有没有卷子、课外辅导教材、作业本”“抵制花里胡哨的课外辅导,只能用教材配套的教辅”……并感慨:“也许用不了多久,各位的孩子就会成为一个活泼灵动、热爱生活、轻松愉悦、心智健康的学渣”“南京家长在快乐与痛苦的交织中,终于疯了”。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在很长时间以来,这句看似调侃的话却成为了中国万千家庭的真实写照。
 
  而在如今的减负政策之下,“我没有作业”“我们从来不考试”“我不在课外补习”“我下午3点就放学回家”……当这些听起来很“母慈子孝”的生活状态,真实地发生在南京、发生在我们身边时,不少家长却再也坐不住了。
 
  在中国的学生和家长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现如今,当老师的法宝由于减负政策不再灵验之时,如何保住学生的命根,成了每个家长心中的头等大事。
 
  毕竟,当中高考犹如利剑悬于每个家庭之上时,很难有家长不去关心孩子的成绩和分数。因为这些,在一定程度上与孩子的未来息息相关。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在很多家长眼中,减负减掉的不只是学生的压力,同样也减掉了学校和老师的压力。为了保住孩子的分数,这一部分压力自然只能平移到家长的肩上。但是有足够的能力和精力来辅导孩子学习的家长又有多少?
 
  正基于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少南京家长会认为“减负=制造学渣”,甚至对政策质疑的声音呈现出了“一边倒”之势。
 
  减负政策屡引争议:浙江小学生晚九点后可拒绝完成作业
 
  在减负的洪流之下,“疯掉”的可能不仅仅是南京一地的家长。
 
  今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诸多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都在意见中被进一步明确。包括严禁以任何方式公布学生成绩和排名;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等作为招生依据;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等。
 
  此后,为中小学生减负的相关政策逐渐在多个省市落地。在省级层面,就有浙江、云南、宁夏、上海、广东、河南、辽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多地。而在地市层面,诸如厦门、邢台、承德以及上文提到的南京等地,同样出台了具体举措。
 
  最新一个出台相关政策的省份是浙江。近日,浙江省教育厅会同浙江省委网信办等14个部门联合起草了《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现正面向社会公众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共列出了33条重点举措,包括严控家庭作业总量和作业时间、加强竞赛管理、严禁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补课、严控校内考试次数、严禁发布考试成绩和排名等。
 
  在征求意见稿中,最吸引眼球的无疑是这一条:小学生到晚上9点、初中生到晚上10点还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经家长签字确认后,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教师不得对有此类行为的学生进行惩戒。
 
  和南京类似,伴随这些政策一同落地的,还有家长质疑的声音。
 
  家长焦虑如何缓解?学者:改革教育评价体系或为关键
 
  那么,给学生减负的政策,真的是在制造学渣吗?
 
  对此,教育学者熊丙奇在媒体上发布文章称,这样夸大负外部性进而对减负污名的说法,不过是拿应试教育的高压学习标准来衡量当前减负,也是教育焦虑的产物。从逻辑上讲,这根本就站不住脚。
 
  他进一步解释称,在当下的教育领域,“剧场效应”一直存在——在剧场中,前排的人站起来看戏,没有人叫他坐下来,后排的人也跟着站起来看戏,结果所有人都站着看完戏。在孩子学习上的主动加压,就是这样:你给孩子请家教我也请,你送孩子上培训班我也送,最终学生负担只能在“囚徒效应”中不断加重。要维持剧场秩序,就该有“执勤人员”。治理教育剧场效应,就需要教育部门依法治教,严格落实减负政策,保护地方教育生态。减轻孩子过重的学业负担,给孩子发展个性、兴趣的空间,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成长,这是减负的价值所在。从这个角度上说,地方教育部门严格执行减负规定,也是依法治教,没什么不妥。
 
  熊丙奇说,当剧场上观众都站着的时候,说服人们坐下尤为困难。在减负问题上,家长不患寡而患不均:只有一地减负且执行很严,而其他地方继续加码,自家孩子就要吃亏。“减负=制造学渣”论调,就来自“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的学业竞争,谁真减负,谁就输了。因此,整个江苏省的高考压力不减,“一枝独秀”很可能引来民意反弹,使得减负举措半路而返。
 
  熊丙奇认为,从当前的教育生态看,个别地区纵容学校违规办学,如超前教学、提前教学、利用节假日补课,会劣币逐良币,带动整个地区的违规办学。因此,南京此番严格减负值得肯定,但要持续下去,需要的是省级层面的一致行动,对那些不严格依法治教的地方教育部门,要依法追究责任,当所有地区都严格规范办学,当所有人都不用被拽入应考“军备竞赛”,家长的“公平焦虑”才能更好地缓解。
 
  此外,在他看来,从根本上说,“减负=制造学渣”的观念背后,连着教育评价体系的偏差。在“每分必争”的升学竞争中,家长很难不关注孩子的分数,也很难关注分数之外的其他素质发展。只有改革教育评价体系,破除升学评价中的唯分数论,才能引导家长走出育儿误区,这也是我国当前给学生减负的关键所在。
 
  落实“减负令”,必须抚慰家长焦虑的心
 
  涉及教育减负问题,实话虽然听起来尖锐,却反映了社会普遍存在的困惑——“今天你闹着减负,明天升学考试会为了你而降低难度吗?还是高考会因为看你快乐而特招你?”如果这样的问题,只能得出无解的答案,那减负二字就不免沦为一纸空谈。
 
  王阳明说过,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出台各种教育减负政策,从学校教育教学、规范考试评价、深化育人方式改革、规范中小学校招生、规范校外培训和进入中小学校的竞赛与活动管理、落实家庭教育责任等方面,全方位想给孩子们肩上的小书包减减重,初衷是好的,或许也能在一定时期内得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从政策实操层面来看,会不会出现校内损失校外补、教育减负变成了给家长“加磅”的情况呢?以最受关注的作业到点写不完、家长签字可拒绝完成为例,这一规定就有点“想得美”的意味。试问哪个家长能给孩子签这个字?明日复明日,作业何其多。不完成作业的后果,在意的并不是老师,真为此惩戒学生的老师更是少之又少,真正焦虑的还是家长。
 
  如果减负政策出台不够合理,不具备实操性,反而会造成社会整体教育成本的增加,甚至让家校关系进一步失衡,这种政策猛药还是少下为妙。
 
  为学生减负当然是好事,但伴随着各地出台“减负令”,家长何以并不买账,反而成为“减负的最大阻力”?
 
  可怜天下父母心。家长自然都心疼自己的孩子,但问题是,在激烈的升学竞争之下,谁都不敢在“军备竞赛”中率先退出。“分数为王”的局面不改变,如果学校严格落实减负政策,焦虑不已的家长将会想方设法给孩子“加餐”。校内减负校外补,家长需要支出更多的精力和金钱,培训机构反成最大获利者,怎能不令一些家长“发疯”。
 
  作业多负担重,作业少担忧多。落实“减负令”,必须抚慰家长焦虑的心,才能走出“家长一边反对负担,一边反对减负”的怪圈。
 
  当务之急,是先要让减负政策“接地气”。减负本身并不是目的,学习也不是越轻松越好,必须有效实现“学生减负,家长减压”。以小学生晚上9点后不写作业为例,就需要做好“减量提质”的文章,减去那些机械性、重复性的僵化作业,精心选择与学生基础相适应的、重在迁移运用的作业。
 
  长远之策,当是深入改革教育评价体系,破除升学评价中的唯分数论。只有减掉“唯分数论”,才能让校外补习班没有“创富”市场,才能让家长不必频频自我加压、负重前行。
 
  说到底,成才之路千千万,孩子只有在寓教于乐、健康快乐的教育环境下成长,才能成为人格健全、身体强健的可造之材。教育减负如何减得更为科学合理,不仅要问家长、问学校、问政策,更应该问问孩子的感受。总之,如何不让减负异化为孩子的负担,这是所有人都应重视的问题。

责任编辑:故城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