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给娃报班那些事儿 未来能否少踩“坑”?

[   大河报   ] 作者:
2021-06-17 10:21:16 |
  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6月15日,教育部官网发布的这则通知,引起各方关注。
 
  近年来,我国校外教培市场增长迅速,滋生出虚假宣传、天价收费、超前教学等乱象。最近几年,特别是今年以来,针对校外教育培训行业,官方多次出手重拳整治,监管趋严。
 
  此次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成立,意味着什么?校外教育培训市场是否迎来了最强监管?乱象能否根治?
 
  最新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主要职责有四
 
  根据教育部官网发布的通知,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主要有四大职责:
 
  一是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指导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党的建设,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
 
  二是会同有关方面拟订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相关标准和制度并监督执行,组织实施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治理,指导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执法;
 
  三是指导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等活动;
 
  四是及时反映和处理校外教育培训重大问题。
 
  不难看出,此次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不仅对校外培训监管升格,而且再次点明了校外培训治理的重点,即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
 
  现状
 
  教培市场乱象不少,去年投诉量达15.5万件
 
  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家长们争先恐后地给孩子报名参加各种校外培训班。有统计显示,中国教育培训机构数量已达20余万家,教育支出在中国已经超过其他生活费用,成为仅次于衣食的第二大日常支出。
 
  校外教培市场成井喷式增长。伴随而来的,是各种校外教培乱象,师资造假、管理混乱、虚假宣传、霸王合同、明里暗里与各种校内升学考试勾连等,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棘手的社会问题。
 
  在今年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2020年全年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15.5万件,占投诉举报总量的8.2%,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排名第四。2021年第一季度,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达到4.71万件,同比增长65%,排名升至第三。
 
  整治校外教培市场乱象,全国多地严管出击。去年底,河南全省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排查整治活动,重点整治五大方面,涉及办学资质、教学计划、办学行为、从教人员和收费情况,严查证照不全、超纲教学、虚假广告、与中小学招生挂钩等行为。
 
  今年,北京、上海、杭州、重庆、贵阳、泉州、江苏、辽宁、浙江、安徽等多地也就当地教培机构存在的违规收费、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行为展开了集中检查和整治工作,多家校外培训机构被点名。
 
  热议
 
  校外教育培训市场,或迎最强监管
 
  “这个信息传递出国家要重点治理校外培训市场的决心。”郑州多名教育界人士称,这几年官方对校外教育培训市场的监管收紧,释放出重拳治理的信号。
 
  2018年,教育部开展了为期一年半的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2019年7月,教育部会同多部门联合印发了国家首个专门针对校外线上培训活动的规范性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
 
  “今年以来,国家针对校外教育培训行业的监管更是步步趋严。”河南某教培机构负责人刘先生说。
 
  3月底,教育部表示,今年把“双减”(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减轻校外培训负担)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将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
 
  5月,《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出台。其中特别指出,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
 
  就在刚刚过去不久的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检查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13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此次,校外培训市场有可能迎来最强监管。”郑州一名业内人士说。
 
  声音
 
  监管需多部门联动,引导行业回归理性发展轨道
 
  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家长怎么看?“确实有部分教培机构在贩卖焦虑,应该加强治理和监管,但是并非所有的教培机构都是这样,也有做得很好的机构,所以,监管应该让市场更健康,如何治理是一项长期工程。”家长杨女士说。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成立,意味着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将进入常态化。”河南省民办教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占武告诉记者,随着新部门的统筹规划、组织整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力度会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的扩张现象近期会得到明显遏制,整个行业今后将逐步回到理性发展的轨道。
 
  曹占武表示,国家出台任何一项政策,成立相关部门的宗旨,绝不是为了打压一个行业的发展,而是为了维护行业秩序,引导整个行业更加规范、更加健康的发展。
 
  在他看来,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的板子不能只打到培训机构一家的屁股上,应该从根源上找答案。而且,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是一项综合工程,单靠教育行政部门一家之力难以实现,需要政府协调,教育、市场监管、公安、城管、民政、金融、网信、宣传等在内的多家部门联动。“只有将这些部门整合起来,发挥合力,监管工作才会收到实效。”曹占武说。
 
  此次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河南省实验中学校办副主任、河南省实验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河南省特级教师宋文峰认为,这是从上层建筑层面进一步完善了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治理体制,意味着国家将从治理体系建设方面加大力度、完善制度。
 
  “可以预见,下一步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将会陆续出台相关规范管理政策,将就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方面制定相关标准和制度,各地也会随之出台相应的政策法规,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监管的大环境将很快形成。”
 
  宋文峰表示,今后我国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将会从“有人管”到“有专人管”,从“用人管”到“用法律法规管”,不得不说是法治的进步,也必将会带来教育的进步。

责任编辑:故城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