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家长该如何塑造孩子的价值观?

[   大河报   ] 作者:
2021-08-27 10:17:05 |
  8月26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法院以被告人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三千元。从曾经很多人眼中的“完美学生”到如今的“弑母者”,这场悲剧的背后,关于家庭教育、心理健康的探讨仍值得关注。
 
  法院公布判决依据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吴谢宇悲观厌世,曾产生自杀之念,其父病故后,认为母亲谢天琴生活已失去意义,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谢天琴的念头,并网购作案工具。2015年7月10日17时许,吴谢宇在家中将谢天琴杀害,并在尸体上放置床单、塑料膜等75层覆盖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剂。后吴谢宇向亲友隐瞒谢天琴已被其杀害的真相,虚构谢天琴陪同其出国交流学习,以需要生活费、学费、财力证明等理由骗取亲友144万元予以挥霍。为逃避侦查,吴谢宇购买了10余张身份证件,用于隐匿身份。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谢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为逃避刑事处罚,购买身份证件,其行为已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依法予以并罚。吴谢宇为实施故意杀人犯罪,经过长时间预谋、策划,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手段残忍。吴谢宇杀害母亲的行为严重违背家庭人伦,践踏人类社会的正常情感,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到案后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吴谢宇并未当庭表示上诉
 
  对于判决,吴谢宇没有当庭表示上诉,其辩护律师冯敏向媒体表示,福州中院一审宣判后吴谢宇有10天上诉期,“是否上诉要看他在上诉期内的最后意愿及行为。”
 
  案件宣判前,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理事刘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家属的谅解属于酌定的情节,不一定适用于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考虑到吴谢宇极端恶劣的手段和犯罪后果,预判该案不会因此减轻量刑。宣判后,吴谢宇父亲的朋友向媒体表示,前来参加庭审的吴父朋友和家属曾希望不要判处吴谢宇死刑,宣判后吴父朋友和家属均表示“不满判决结果”。
 
  据此前媒体报道,吴谢宇归案后,其舅舅和其父亲的朋友曾出具对他的谅解书,吴谢宇爷爷、姑姑帮他请了两位律师,但吴谢宇拒绝了,最终接受了法律援助提供的一位女律师的帮助。
 
  吴谢宇的姑父也曾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我原谅吴谢宇了……据我了解,吴谢宇是失手杀人的,跟故意杀人罪不一样。吴谢宇和他妈妈因为钱的小事发生争执,年轻人可能下手太重,不小心失手推了她下去,我希望法院能宽大处理。”
 
  心理学角度看“两面”吴谢宇
 
  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学生时期的吴谢宇给人的印象是成绩优秀、关心同学、孝顺母亲。而在弑母后,他骗取了亲友144万元钱款,在逃亡期间嫖娼、赌博、在夜店做男模……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特聘研究员袁杰认为,往往“要强的人内心是不强的,不强才会要强”。吴谢宇的行为反而只是他内心脆弱的一种表现。真正强大的人往往是尊重别人,吴谢宇更多地是把别人当成利用的工具,才会产生报复行为。
 
  而吴谢宇弑母前后的巨大反差,在袁杰看来,其实变化并没有那么大。前期的吴谢宇更多是按照外界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是做给外界看的。他杀害自己的母亲后的变化,在于他不想去伪装,也没有能量去伪装,只能通过钱来寻求一些刺激。
 
  “三脚凳”平衡父母与孩子的关系
 
  在日常生活中,家长在引导孩子向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和给孩子空间做自己之间,需要怎么样去平衡?袁杰分享了“三脚凳”理论。
 
  第一条腿是“价值观念”家长应该与孩子统一。成绩好的孩子能拿奖状,那努力的孩子是否也能拿奖状?袁杰认为,对待孩子价值观需要健康一些,注重发展,注重进步,原先我们的教育过多地注重结果,现在要慢慢调整为注重过程评价。
 
  第二条腿是父母的需求要自我满足。父母有着生活、工作上的压力,也需要对自己进行一个鼓励和认可。“你上班一天可能不太顺利,但是你能不能觉得今天我其实尽力了,觉得这一天其实是值得的,回到家的时候,可能就不会把你的情绪和你的期望全部一股脑地转嫁到孩子身上。”袁杰说道。
 
  第三条腿是对孩子要有一个合理的期待。袁杰认为,合理的期待是指感觉到孩子尽力了,有所努力和进步,家长就应该能接受,“合理的期望跟过高的期望,它不是一种量的区别,它是一种质的区别。”

责任编辑:故城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